主页 > C烛生活 >练马师失佣金重获千金传奇 >
练马师失佣金重获千金传奇
2020-07-29

练马师失佣金重获千金传奇

王兆旦既上电视,又接受杂誌专访,倾力「追债」但功败垂成,却意外地与已多年没联络、现时任职证券公司的女儿Joey重聚,父女俩联袂受访,一代相马专家一头乌髮,衣履洁净,不时面挂笑容,与月前白髮蓬鬆,衣衫破旧,拄杖穿梭老人院的潦倒模样相比,可谓相映成趣。

据知王兆旦的妻女都定居外地,如今忽杀出一个失散多年的女儿,问他到底有多少名女儿时?他淡然回应:「不知道!」,不禁令人莞尔。过往与Joey见面的日子不多,自他放弃从练后,生活圈子渐转往内地,父女共处的时间更少,遑论认真交谈。

作为女儿也在寻找疏理那早已丢弃在记忆一角的零碎片段,Joey指小时候随父出席聚会时,他总是无时无刻与人寒暄,父女真正交谈的时间只得数分钟。而上次与父亲相见已是八年前的事,但当时二人不是约定,而是在尖沙嘴的街头偶遇,交换了电话号码后便没再联络。

在没有父亲的日子,Joey表示曾想过找他,但因遗失了电话,也碍于父亲的身份不便公开找他而作罢。说呀说的,说呀说的,二人重逢似有讲不完的说话。谈到未能克尽父亲的责任,王兆旦深感后悔过往将亲情放到最后,如今觉得女儿比钱更重要。

一齣撼动马圈名流的追债罗生门,戏剧性地以父女重逢的结局拉下帷幕。然而,就上次周家指已给王兆旦10万澳元佣金的说法,后者今次特地请来当年「爪皇凌雨」的新西兰牧场主人BrentGillovic亲临香港,证实出售马匹时,王表示日后可获分马匹一成奖金,因此无收取周南儿子的佣金,如此看来,事情只是暂时了结,后续故事仍有待分解。